? ? 少儿童话故事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 白雪公主魔镜魔镜
員工天地
楊宇散文《我的父親母親》
時間:2019-10-30點擊量:1348 單位:熱電分公司 作者:楊宇 文章字符數: 1399 分享到:

忙完我的婚禮后,母親就住進了醫院。當進入病房看到床上那個熟悉的身影時,我忍不住鼻頭一酸。平日里紅光滿面、活力十足的母親變得面色蒼白、無精打采,她身著病號服,一只手捂著腹部,勉強露出的笑容里夾雜著痛苦。而父親坐在另一張病床上看著母親,沉默的像尊雕塑。

向醫生問完母親病況后,我如釋重負,母親情況不算嚴重,需要做個小手術。再回到病房時,只見母親在和父親爭論著什么。原來是母親中午想吃父親做的小白菜然然菜。“你不能吃蔥姜蒜,怎么給你做然然菜啊?”父親不耐煩道。“我不管,我就想吃然然菜,別的不想吃。”母親像個小孩子一樣大聲發著脾氣。父親看了一眼我,臉上掛著苦笑,眼里充滿了無奈,交待我注意液體快慢后便拎起飯盒走了。送走父親后,我坐下和母親閑聊起來。

“結了婚可得好好經營自己的生活了,別亂花錢。”

“好好對人家,不能欺負人家。”

“你從小粗心大意,工作上可要認真細心。”

……

從結婚一事聊到工作再到病況,大多都是母親在說我在聽,母親害怕動刀,就像小時候的我害怕打針一樣,眼神里充滿恐懼和不安。我不知道該如何安慰,于是想留下多陪母親幾天。但是母親堅決不讓,說我照顧不好她,父親在,她還有個撒氣對象,父親不在,她不知道氣向誰撒。一種愧疚感從心底洶涌而出,我看著壓抑著病痛的母親,想起初二那年我發高燒不退,母親整夜用酒精給我擦拭身體,記憶模糊間是母親偷偷抹著眼淚為我退燒的畫面……回過神來,我慌亂轉過頭,用力睜大眼睛,不想讓里面的滾燙流出。

輸完兩瓶液體后,病房門被推開,父親提著飯盒走了進來。我接過飯盒打開,里面果然是母親心心念念的小白菜然然菜。母親小口小口地吃著,嘴里還嘟囔著菜咸了之類的話。父親沒好氣地轉過頭去,大抵是想眼不見為凈吧!幾天后母親做手術,躺在推車上的她緊握著父親的手,像個小孩遇到恐懼的事物一樣慌亂、無助,父親眼里滿是心疼,他輕聲安慰母親:“別怕,不疼,睡一覺你的病就都好了。”在母親被推進手術室后,我看見父親的雙手微微顫抖著……

在我的印象里,父親母親沒少吵架,但每次都是以父親的讓步而消停。父親從不會說甜言蜜語的話,也不會在情人節或結婚紀念日送禮物讓母親開心。記憶里父親僅給母親買過一枝玫瑰,那枝玫瑰被母親插在家里最好看的一個花瓶里,養了好幾天直至枯萎。或許他們大半輩子沒和對方說過一句我愛你,但我相信,他們的愛情是存在且深入骨髓的。父親對母親的愛,在一頓頓可口飯菜里,也在一次次妥協里。母親對父親的愛,在一件件為父親精挑細選的衣服里,也在柴米油鹽的生活瑣碎里。他們的愛在相依相伴中滋長著,慢慢根深蒂固。

我的父親沒有散文詩,手上和腳上全是繭子,他把所有的愛給了母親和我,把所有生活的重擔留給自己扛。這個為我們遮風擋雨的男人沉默的像座山,無言卻厚重、木訥卻踏實。而我的母親則用全部精力將家打理的井井有條,我們干凈的襪子、整潔的家、熱熱的早餐……溫暖細膩的母愛化作涓涓細流縈繞在我心間,陪我長大、伴我成熟。

白巖松曾寫下這樣一句話:生命起步雖久,前路卻還遙遠。家的概念還會變換,然而我已經知道,家是奔波得來的,而家也終究是奔波的意義,只是這家有時是自己的,有時是蕓蕓眾生的。

對我而言,為父母奔波是一種幸福。

因為,父母在,家就在!

編輯:馬薇


上一條
2019-10-30
樊艷散文《故鄉的寂寞》
下一條
2019-10-30
尚飛艷詩歌《邂逅秋》
? 白雪公主魔镜魔镜 54887031626428454116882742895684036983814435537671628907115322135349609409150864172972977739468828702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